李鴻章第一次面見慈禧,嚇得出冷汗,回家對兒子說了這樣8個字

李鴻章第一次面見慈禧,嚇得出冷汗,回家對兒子說了這樣8個字

李鴻章被慈禧稱為「自造玄黃之人」,兩人之間打過很多的交道,一個作為當時大清朝實際上的最高統治者,另一個作為當時最有名的能幹之士,為了清朝能夠變得富強而有過很多的協商,不過這主要是發生在李鴻章的晚年,事實上他直到42歲那一年,才第一次見到慈禧。

李鴻章出生於1823年,在1847年也就是24歲的時候便已經考中進士,不過此後的仕途一直都算不上順利,儘管老師曾國藩多次為他寫過舉薦的奏摺,卻一直都沒有被朝廷給採納,要知道此時的曾國藩已經是湘軍大帥,為朝廷推舉官員幾乎沒有不被採納的。

李鴻章在這種情況下一度心灰意冷,在三十八歲的時候還想著就此辭官隱居,認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有仕途發達的可能性,然而在他三十九歲的時候,他就被任命前去安徽組建「淮軍」。淮軍名義上是湘軍的一部分,也確實沿用了湘軍的構架,但李鴻章卻是完全自主的創始人。

李鴻章在同治元年帶著淮軍到上海,開始學習西方軍制,將原本的「湘軍舊制」陸續改編,不到一年就「更仿夷軍」,極其有效地提高了戰鬥力,與太平軍進行了多次惡戰並且成功取勝,軍威大盛。李鴻章眼見旗開得勝,在積極擴大淮軍實力的同時主動出擊,收復了由太平軍攻佔的眾多失地。

並且在同治三年配合曾國藩、曾國荃的湘軍,讓其順利攻佔了太平天國的首都天京,終結了太平天國運動。儘管首功算在曾國藩與曾國荃的湘軍頭上,但是李鴻章本人也出力甚偉,因此而被封為一等肅毅伯,曾國藩專門寫信給他表示感謝:「愚兄弟薄面,賴子保全」。

在終結了太平天國以後,李鴻章也因功而被召請入京,受到同治(載淳)皇帝的接見,但其實這個時候的同治皇帝僅僅12歲,尚未親政,真正處理政事的是兩宮太后:慈安太后、慈禧太后,也就是說這次接見李鴻章的人,實際上就是兩宮太后。

在將手上的事務都處理並且交付好以後,李鴻章啟程奔赴北京,在此之前他與恩師曾國藩進行了長久的交談,談的主要就是在進京以後應該辦理什麼事情,曾國藩因為「手握重兵,功高震主」,所以想要迅速裁撤湘軍,而李鴻章則認為「目前之患在內寇,長遠之患在西人」。

為了應對「西人之患」,李鴻章不僅要保留淮軍,還要去奏請皇帝與太后大力發展洋務,以此來提升國力與軍力。他在宮中極其恭敬地行禮完畢後,才去仔細觀察了年幼的皇帝與兩位太后,看到皇帝全程沒說什麼話,有若木偶,而慈安太后看上去很是和善,但對政務不關心,偶爾問問題也只是一些家長里短。

慈禧太后所問的問題則極為尖銳,但基本上都只是圍繞著自己的富貴,對於百姓則完全沒有半點關心。一想到清朝將會由這樣一個女人當家,李鴻章不由得被嚇得後背發涼,他回到家中以後,11歲的兒子李經方問父親對皇帝與太后們的印象如何,李鴻章說將來只恐是慈禧太后弄權,此人「似有韜略,或無大才」,意思就是說慈禧看上去有些心計,但其實也沒有特別大的才幹與格局。

後來歷史的走向很完美地論證了,李鴻章在最初見到慈禧時的看法,於是他評價慈禧的這8個字,如今也已經成為了世所公論。